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案例评析
赵某春诉张某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案
(无偿提供劳务、重大过失)
作者:任海涛  发布时间:2013-10-14 09:17:35 打印 字号: | |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南充市高坪区人民法院(2010)高坪民初字第1041号判决书

2.案由: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赵某春

被告蔡某

被告张某

被告彭某辉。

被告曹某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南充市高坪区人民法院

审判组织:审判长:梁岱;审判员:周志勇;人民陪审员:崔宗鸿

6.审结时间:201196(经高坪区人民法院批准依法延长审限)

(二)诉辩主张

1.原告诉称

2010430下午,被告张某在自己开的电器店内将一台空调卖给家住高坪区吉顺街的彭某辉,并承诺包安装。正在张某店内的被告蔡某主动提出帮助找安装工人,安装费60元。张某答应后,蔡某立即给安装工人曹某打电话,约定当天晚上到彭某辉家安装空调。晚上九时左右,曹某来到彭某辉家安装空调。由于阳台外装有防护栏,需要锯开一部分才能安装,彭某辉就打电话给蔡某叫其将电砂轮拿来帮忙。蔡某用电砂轮锯防护栏,张某帮忙用手将被锯的防护栏拉住。在锯的过程中,防护栏上已被锯断的一截钢筋掉落下来,扎进行人原告赵某春头部颅内,致其颅骨骨折,硬脑膜破裂。经鉴定为玖级伤残。双方就赔偿事宜协商未果后,原告诉至本院,请求判令:一、被告连带赔偿原告人身损害赔偿残疾赔偿金55616元、精神抚慰金10000元、误工费6672.8元、护理费2520元、交通费1000元、鉴定费800元、营养费1260元、住院伙食补贴费1260元,共计79378.80元;二、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2.被告蔡某辩称

原告所诉事实基本属实。被告在本案中属于无偿的帮工人,自始至终都在无偿地、热心地帮助彭某辉,彭某辉也积极地接受了被告的帮助,特别是在安装空调时需要锯防护栏过程中,彭某辉主动打电话邀请被告前来帮忙。因此可见被告在本案中仅仅是一名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人,被帮工人是彭某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13条的规定“为他人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人,在从事帮工活动中致人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的民事责任后果只能由被帮工人彭某辉承担。且事故发生后被告已垫付了11900元的医疗费。

被告张某辩称

被告张某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其跟彭某辉只是一种买卖关系,责任的承担者应是彭某辉。原告所说的结算医疗费不对,被告张某只是先行垫付了15700元的医疗费。本案中不应支持原告的精神抚慰金。

被告彭某辉辩称

原告起诉被告没有事实依据。钢筋是在被告张某、蔡某锯防护栏的过程中脱落下来砸伤原告,刑事判决书已经明确了侵权人。被告购买空调时约定安装由被告张某负责,事后张某又请曹某安装,这跟被告没有关系。原告主张的精神抚慰金无法律依据。被告已经垫付了11700元的医疗费。

被告曹某辩称

被告曹某不是侵权人,原告遭受的损害与被告没有任何关系。被告已经垫付了13100元的医疗费。

(三)事实和证据

高坪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10430日下午,被告张某将自己经营的电器店内的一台志高空调以1750元卖给家住高坪区吉顺街的彭某辉,张某承诺包安装。正在张某店内的被告蔡某主动提出帮助找安装工人,安装费60元。张某同意后,蔡某即打电话约安装工人曹某晚上到彭某辉家安装空调,并说老板给安装费60元。晚9时许,曹某到彭某辉家安装空调。被告彭某辉、张某和曹某商量将空调外机装在主卧窗户防护栏的下方。由于需锯开一部分防护栏才便于安装,彭某辉便打电话给蔡某,让其将电砂轮拿来帮忙。蔡某用电砂轮切割防护栏底部的中间一部分,张某用手将被锯割的防护栏拉住。曹某与彭某辉负责在室内装插板。在锯割的过程中,一截被锯断的钢筋焊接点脱落,钢筋掉落扎入行人赵某春的头部颅骨内。赵某春随即被送往南充市第五人民医院进行治疗,2010年的52日转院到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于201068日出院,出院后继续门诊治疗,共用去医疗费42764.87元。同年715日,赵某春委托南充通正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伤残等级鉴定,该中心于2010716日作出南通司鉴中心[2010]临鉴字第1648号南充通正司法鉴定中心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为“赵某春外伤致开放性颅脑损伤,右顶叶异物存留清除术后致残评定为玖级伤残”。2010925日,本院作出(2010)高坪刑初字第92号判决书,判决蔡某、张某犯过失致人重伤罪。在赵某春治疗过程中,张某垫付医疗费15700元,蔡某垫付医疗费11900元,曹某垫付医疗费13100元,彭某辉垫付医疗费117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略)

(四)判案理由

高坪区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责任的划分,尤其是对被告蔡某行为的性质认定,以及张某与曹某之间关系的确定。彭某辉买空调的时候,作为卖方的张某承诺免费安装,那么在安装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跟彭某辉没有任何关系,所有的后果都由张某承担。但在讨论空调的具体安装位置时,最清楚自己房子状况的彭某辉,没有及时的告知和提醒安装工人需要注意的地方,其由于没有尽到合理限度内的安全提示义务,自身存在着一定的过错而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张某跟曹某之间构成承揽关系而不是雇佣关系。承揽关系和雇佣关系容易混淆,不同的法律关系影响到对责任的承担。雇佣关系适用《解释》第九条的规定,而承揽关系则适用《解释》第十条之规定。曹某以自己的技术、设备和劳力完成空调的安装,张某就支付相应的报酬。曹某不是一段时间内连续给张某干活,仅仅是张某这次空调安装需要时的一个不特定的安装工人。曹某不管安装多长时间,报酬都是固定的。雇佣关系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工作一天就有一天的报酬,而不像承揽一样不管多长时间,报酬都是固定的。根据《解释》第十条之规定,张某作为定作人对承揽过程中造成的损失不承担责任。但在安装空调的过程中,张某又主动去帮忙安装,且由于自身的重大过失导致原告赵某春受伤。张某与曹某之间先是承揽关系,在张某帮忙安装空调的过程中双方又形成了无偿帮工关系。在无偿帮工的过程中,张某由于重大过失,根据《解释》第十三条之规定,要与被工人(曹某)承担连带责任。蔡某纯粹是无偿帮工,之前在张某的店里主动提出帮忙找安装工人,之后应彭某辉的邀请来到彭家进行帮忙,看似先帮张某的忙,后帮彭某辉的忙,其实蔡某真正是在给安装工人曹某帮忙。因为蔡某的一切行为都是为安装服务的,从属于安装这个行为,那么谁在进行安装,蔡某就在帮谁的忙。蔡某同样因重大过失而承担相应的责任。张某与蔡某作为直接的侵权人,两人承担的责任应该相等,但考虑到张某作为本案中最大的利益归属者,因此要承担相对较重的责任。曹某作为专业的安装工人,明知道安装过程中存在的各种风险,却让张某与蔡某切割阳台的防护栏,而自己安装空调室内机电源,最终导致侵权事故的发生。曹某作为承揽人和被帮工人的双重身份,理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五)定案结论

张某与蔡某作为直接侵权人,应该对赵某春受到的侵害承担连带责任。张某与彭某辉之间是买卖关系,张某卖空调给彭某辉的时候,承诺免费安装,这是张某给自己设定的一个负担,可看作是双方买卖关系中的一个附随义务。那么,由此带来的不利后果都将由张某承担。并且,彭某辉作为买卖合同的一方,其只与合同的相对方(即空调的卖家张某)存在法律关系,跟赵某春之间没有法律关系。因此,彭某辉对赵某春受到的侵害没有直接的责任。但是彭某辉作为房子的所有权人,对阳台防护栏的状况最为清楚,在商量空调外机的安装位置时,却没有告知防护栏存在的隐患,造成切割过程中钢筋的坠落,由于其没有尽到合理的审慎义务和安全保障义务,应承担一定的责任,本院酌情认定为20%。张某与曹某之间是承揽关系。张某支付给曹某报酬是以曹某完成空调安装为基础的。曹某把安装空调的活揽过来,等到把空调安装完毕的时候,由张某支付给其一定的报酬。曹某的安装工作对于张某来说并不是不可或缺的。换言之,曹某不安装的话,并不影响张某找其他人来完成空调安装工作。曹某作为承揽人,只有在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侵害才承担责任,但是曹某作为专业的安装工人,明知道安装过程中存在的各种风险,却让张某与蔡某切割阳台的防护栏,而自己安装空调室内机电源,最终造成了赵某春受到侵害的事实。曹某作为利益的受益人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本院酌情认定为20%。张某作为定作人,对事故的发生存在着重大过失,且其作为利益的最大受益者,因此要承担更重的责任,本院酌情认定为40%。蔡某作为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人,之前在张某的店里主动提出帮忙找安装工人,之后应彭某辉的邀请来到彭家进行帮忙,看似先帮张某的忙,后帮彭某辉的忙,其实蔡某真正是在给安装工人曹某帮忙。因为蔡某的一切行为都是为安装服务的,从属于安装这个行为,那么谁在进行安装,蔡某就在帮谁的忙。在本案中显然是安装工人曹某在进行安装,因此蔡某实际上是给曹某帮忙。由于蔡某在安装的时候存在着重大过失,因此其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本院酌情认定为20%。由于曹某是被帮的工人,因此与蔡某承担连带责任。赵某春委托南充通正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双方当事人均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赵某春因本次事故应获得的赔偿范围:1.医疗费42764.87元,有医院的正式收费票据,本院予以确认;2.残疾赔偿金55616元;3.精神抚慰金酌定6000元;4.误工费,赵某春实际住院39天,出院需继续治疗,酌定误工时限共计60天,按50/天计算,为60×503000元;5.护理费,按实际住院天数39天,50/天计算,为39×501950元;6.交通费酌定500元;7.营养费酌定1000元;8.住院伙食补助费,按15/天计算,为39×15585元;9.鉴定费,800元。以上费用共计112215.87元,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赵某春此次事故应得到的赔偿费用共计112215.87元。按照上述责任的划分,彭某辉应承担20%的责任,即22443.17元,扣除已支付的11700元,还需支付10743.17元;张某应承担40%的责任,即44886.35元,扣除已支付的15700元,还需支付29186.35元;蔡某应承担20%的责任,即22443.17元,扣除已支付的11900元,还需支付10543.17元;曹某应承担20%的责任,即22443.17元,扣除已支付的13100元,还需支付9343.17元。

高坪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第十三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六条、第十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彭某辉在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赵某春10743.17元。

二、被告张某在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赵某春29186.35元。

三、被告蔡某在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赵某春10543.17元。

四、被告曹某在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赵某春9343.17元。

五、被告张某、蔡某互相承担连带责任,被告蔡某、曹某互相承担连带责任;

六、驳回原告赵某春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93元,由原告赵某春承担73元,被告彭某辉、张某、蔡某、曹某分别承担180元。

(六)解说

该案判决后,双方当事人都没有提起上诉,判决书已经发生了法律效力,且四被告都按照判决书所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对原告进行了积极的赔偿。该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判案理由有说服力,当事人服判息诉,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本案稍显欠缺的地方就是没有对张某帮忙安装空调的行为进行分析,仅仅是确立了张某与曹某之间的承揽关系。判决书所确定的张某承担责任的依据是因为张某是直接的侵权人。其实进一步分析的话,我们不难发现张某帮忙安装空调的行为也是无偿帮工的性质。据此,张某与蔡某虽然都是无偿帮工,并且其行为导致了原告受伤的事实,但由于张某同时还是利益的最大获得者,由此承担比蔡某较重的责任也合乎法理和常理。作为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人,只有在其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时才需要承担责任。作为本案中的直接侵权人,张某与蔡某并不存在主观上的故意,那是否存在重大过失呢?侵权法上的重大过失是指行为人欠缺一般人具有的起码注意,疏忽了行为中应有的谨慎。“重大过失等同于故意”这一法谚就是为了督促人们在行为中小心谨慎,合理的尽到对他人的注意义务。刑法中的过失指的是应当预见而没有预见,或者预见了而轻信能够避免的心理状态。虽然两者都是对行为人注意义务的确认,但刑法中的过失与民法中的重大过失还是有区别的。刑法中规定的过失确定了对行为人更加慎重和高度注意的义务,是行为人必须要更加注意的小心谨慎,应该说对行为人要求的义务比侵权法中的重大过失更加严格,注意程度也更高。刑法中的过失给行为人确定的小心谨慎的合理注意义务要遵守,那么侵权法中重大过失科加给行为人的谨慎义务更应该遵守。生效的刑事判决中所确定的行为人具有过失可以直接用到侵权的案件当中。原民事判决直接运用刑事判决所确定的过失让被告张某与蔡某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没有任何的问题,也摆脱了侵权案件中对重大过失等属于行为人的主观范畴的概念不易查明的尴尬局面。本案中另一个值得商讨的地方就是判决结果。按照上述的分析,那么责任的承担就不应该是两两连带,且张某与蔡某作为直接的侵权人,但两人承担的责任并不相等,也没有办法进行连带赔偿。法律规定连带责任的目的是对受害者进行积极的救助,使其权益更加有保障。如果承担连带责任的当事人之间没有能力承担所有的责任,那么强制其承担连带责任反而会无形之中加重其负担,增加其抵触情绪,不利于案件的解决和矛盾的化解,受害者也不能得到积极的赔偿。考虑到本案的特殊性,四被告各自按照自己承担的份额进行赔偿效果会更好一些。其实本案中的四被告均有过错,按照《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之规定,四被告均应承担责任。这个责任并不是连带的,而是根据过错的程度来承担。法律规定的连带就是为了受害者能够及时的得到赔偿,判决确定四被告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没有影响到原告的赔偿,也没有突破侵权法规定。此外,原判中所运用的“风险责任自负”也是对侵权法条文的一种解释,这种解释适合社会生活和一般的常理。张某买空调的时候承诺免费安装,其实蕴含的就是这一道理。张某自愿承担空调的安装,那么就接受由此带来的所有后果和风险。没有任何人强迫其接受这一风险,是其自愿接受而甘加于自己的,其没有理由在风险出现后推脱责任。这也是张某自己的过错,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的规定即可。

来源:高坪区法院研究室
责任编辑:何晓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