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学术争鸣
第三人撤销诉讼研究
作者:钟泽  发布时间:2013-10-15 10:12:49 打印 字号: | |

论文提要:新民诉法规定第三人撤销诉讼制度之后,其与第三人参诉制度、案外人执行异议制度一起,构成了我国民事诉讼法的第三人诉讼制度。对这一新制度的实施,其起诉的条件应该秉持宽进门严审理的原则,审理的范围要予以限制,现行管辖规定的利与弊如何?审理程序如何利于在实践中把握第三人撤销诉讼的价值》全文共计6246

 

一、第三人撤销诉讼概述

我国民事诉讼的第三人制度包括第三人参诉制度、案外人执行异议制度以及诉外第三人撤销诉讼。“没有救济的权利不是真正的权利”,第三人制度从价值上看,是在于保护诉外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之合法权益通过法定程序得以救济。第三人撤销诉讼依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限制,提起诉讼的主体必须是原审裁判案件的有独立请求权或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民诉法意义上的第三人,特指对正在进行或已经做出生效裁判的诉讼有利害关系,但并非原、被告的身份的诉讼主体。第三人包括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和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第三人撤销诉讼,从诉讼类别上看,是属于形成之诉,所谓形成之诉,是指直接通过诉讼之裁判来变更、消灭各种权利、义务或者法律关系。第三人撤销诉讼,要通过与生效裁判进行对抗已谋求对自身权益的救济,这样的救济权利,必然要求正当程序得以保证实现,意及程序上的公正,推进之,还必然要求审判后获得公正合理的裁判结果,除此之外,第三人撤销诉讼应该考虑到便利性原则和诚实信用的原则。便利性体现在对立案审查形式化,诚实信用原则体现在审理阶段对滥用诉权的异导向措施。司法的公共资源不是无限的,不可能无限保障诉权。为此,在保护追求权利的空间上,法律不可能不设定一些限制用以防止诉权滥用。司法机关有限的资源应该尽量分配给那些事实上在追寻公平正义的人[]。那么,如何才能达到前述效果的统一?这就涉及到对第三人撤销诉讼设置适度收紧的起诉条件。

比较法国、我国台湾地区的第三人撤销诉讼程序,三者在立法体系、具体程序以及审判实践理念存在诸多的差异性,不可一概而论,照抄对比。但是,我国、法国以及我国台湾地区设立此程序的法理上的依据和考虑是一致的,即都是考虑到原案诉讼双方审理程序中行为具有相对性,不足以约束案外第三人,第三人的程序权利未得保障,如果该审判程序的生效裁判危害了第三人的利益,则属于程序权利的缺失和实体权利的受损,依据现有程序,不能充分保障第三人对此利益受损发生时的救济。我国台湾地区设立的第三人撤销诉讼程序,是在判决效力扩张等情形下,以维护受判决效力扩张第三人权益为其目的,但可以在此基础上例外增加在虚假诉讼情形下维护第三人合法权益之功能。尤其是在我国大陆,虚假诉讼十分泛滥,侵权责任规范难以具体落实的现实下,第三人撤销诉讼程序是有其现实意义的。即使在通过修改再审,扩大对生效裁判再审申请的主体范围至案外第三人,使第三人可以申请再审并推翻原判决。但再审程序本身是一种非常规程序,其提起的难度较大,诉权难以有效保障,通过再审寻求救济无端增加了当事人救济成本。我国台湾之所以规定在判决效力扩张到第三人的情况时,不必通过再审程序予以救济,而是直接提起第三人撤销诉讼程序,也是这个原因。第三人撤销诉讼程序虽然可能导致否定生效判决,影响生效裁判的权威,但只要对第三人撤销诉讼的提起进行必要限制,对原告适格和其他起诉条件进行特殊规定。如果将涉及判决效力扩张以及虚假诉讼对第三人合法权益损害等第三人撤销诉讼的救济都由再审程序承担,与现行要求严格再审程序适用甚至逐步废除再审程序的主流观点相违背,同时,再审程序本身已不堪重负,在增加其功能,实属勉为其难。而建立第三人撤销诉讼程序,不仅可以很好地解决虚假诉讼判决等导致第三人权益受到损害的问题,还可以有效地解决生效判决效力扩张情形下如何对第三人审判程序权利和实体权利的的救济问题。为此,第三人撤销诉讼程序具有其独特的功能,是必要的。

二、第三人撤销诉讼提出之条件

考虑裁判稳定性和权威性,应当不能纵容随意攻击生效裁判,为此,应综合平衡,既使第三人诉权得到有限保护,又同时对随意性予以限制。这样就必须要以立案审查限制的方式,保障实现第三人撤销诉讼的价值之实现的同时也达成对裁判稳定和权威的追求。

现行民诉法第56条第二款规定,有独立请求权或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根据这个规定,第三人起诉的条件为、1主体资格,有权提起第三人撤销诉讼的主体是有独立请求权第三人、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第三人曾未参加原生效裁判一案的诉讼,且在该案中应当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同时在该案诉讼过程中第三人已参加诉讼,则可以保护该第三人权益。满足上述条件的第三人可提起撤销诉讼,此时其应提供证据证明其没有参加原生效裁判之诉讼并非因自身的责任。如果在原案中,法院曾通知其参加该案诉讼,其因自身担责的原因而未能参加诉讼,则已丧失提出撤销诉讼的主体资格。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在立案阶段发现第三人围绕是否拥有独立请求权与原诉当事人一方存在激烈的对立且处理这种争议的难度很大,则第三人可能有必要针对原诉的该方当事人另行提起旨在解决彼此之间争议的诉讼,而不应直接利用第三人撤销之诉。等到这一争议解决之后,其可以依据获得的判决等,再来请求撤销原来的法律文书[]2、原诉判决、裁定、调解书确有错误,损害其利益;2)有法律效力的判决或命令,调解的全部或部分内容的书错误的证据。为了防止滥用第三方权利的行动,影响效力的判决,裁定和调解的稳定性和权威性,应当回避第三点相对严格的条件提出的投诉,有证据证明第三人效应的判决,裁定的要求,调解错误的部分或全部内容。(3)法律效力的判决或裁定,调解损害他们的公民权利,但第三人对原判决,调解处置的财产权利和其他物理条件要求。3、有证据证明其应当参加原诉,但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不能参加。4、必须在知道或应当知道生效裁判损害其利益的六个月内提出。第三人撤销诉讼从民诉法理论上讲,是一种非常规的民事权利救济制度,其诉讼一旦提起,将有可能产生撤销生效判决的法律后果,因此,第三人提起撤销诉讼时,为了避免使生效裁判长期的悬而未决,造成早先的生效裁判处于一种持久的不稳定状态,应当对第三人提起诉讼进行限定期限,现行民事诉讼法限定的期限为六个月,与再审申请的期限一致。值得指出的是,该期限是不便期间。5、起诉要有明确的撤销内容,当事人应当在诉状中列明需要撤销的内容,可以是生效裁判一部或全部。6、禁止性起诉情形,例如离婚等身份关系案件,不能提起撤销之诉,但财产部分应当例外。应当禁止某些类型的案件提起第三人撤销诉讼。如前所述,第三人撤销诉讼因其属非常规民事权利救济制度,并且是对生效裁判的权威性和稳定性的攻击,在此应当设立对特殊法益需求类型的诉讼案件予以保护不受该制度影响的限制,但民诉法未对此作出限制,基于民事司法实践非禁止及许可的原则,无法通过司法解释等方式对此进行限制,但离婚等身份关系案件因法律另有规定,可以作为限制提出第三人撤销诉讼的依据。

依据上述论断,似乎应当对第三人撤销诉讼在立案时进行严格审查。但是,即便从生效裁判的权威性和稳定性、司法资源的公平分配以及凭添当事人诉累角度出发,应当对第三人随意攻讦生效裁判的行为加以节制,但本文仍主张在立案时简化条件,仅进行形式审查,这主要是为了保障诉权。但已如前述,有充分理由限制第三人的随意滥诉,为此,有必要在受理后审理前由审判法官针对上述六点结合原案和撤销之案进行预先判断,如能因此判定第三人属滥用诉权或其他不符合起诉条件,可径行驳回起诉。

综上,第三人撤销诉讼的立案审查应当形式化,其主要审查的要点为:1、是否有拟撤销的生效裁判;2、主体上,是否属于拟撤销生效裁判案的第三人;3、有明确撤销诉讼请求;4、不属于明显应禁止起诉的其他情况。

三、第三人撤销诉讼程序

1、管辖问题

现行民事诉讼法规定,第三人撤销诉讼由原作出生效裁判的法院管辖。如果生效裁决由终审法院作出,亦应有终审法院管辖,各当事人仍然有权就第三人撤销诉讼之裁判提出上诉。之所以规定如此,不外乎考虑两点:一、由原生效裁判作出法院管辖,有利于案件的便捷处理,原审对原案件具有管辖权,因此审理撤销诉讼也更便利。二则是可以避免出现由基层法院撤销原由上级法院作出的生效裁判的情形,这种情况对基层法院来说,具有一定困难。为此,立法者认为第三人撤销诉讼专属于作出原生效裁决的法院最为便利以及科学。但第三人撤销诉讼如果撤销原裁判,原案可能面临错案追究,从而导致原案法院面临不能公正审理的怀疑和指责,这一矛盾的化解,需要解决被撤销的原案应如何定性的问题。管辖法院内部分案的问题,鉴于第三人撤销诉讼的特殊性,和再审案相似,可以交审监庭审判。

2、第三人撤销诉讼审理

第三人撤销诉讼的实践,应该把原诉讼的原告和被告作为共同被告,以便被告更好地行使辩论权。为了保障生效裁判的稳定,一般不应当阻断原生效裁判的执行,但在第三人有担保且继续执行原生效裁判可能对第三人利益造成损失时,可以中止原生效裁判的执行。对于审理范围,应当围绕原生效裁判是否应当予以撤销之一中心,查清原告是否属于原案适格的第三人、原生效裁判是否损害了原告利益、原告是否超过六个月期限等问题。但在第三人撤销诉讼中,不应当审理原告的确认之诉等其他诉讼请求,如原告提出,则应释明其可以通过另案起诉处理。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三撤销之诉中,亦应当重视保护原案当事人的权利。

适用普通程序还是简易程序的问题,和再审程序一样,第三人撤销诉讼会对原案生效裁判进行攻击,涉及的法律关系较为复杂,一般情况下应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审理。同时,原案法官是否回避的问题,比较来看,法国规定原案法官不必回避,我国台湾也未规定是否需要回避。就我国民诉法看,虽未明文规定此种情形进行回避,依照法理,第三人撤销诉讼,有可能被撤销原案生效裁判,是由错案嫌疑的案件[],为此,原案法官与其可能存在利害关系,应该自行回避较为妥当。审限上面,因第三人撤销诉讼和其他普通民事案件在受理、审理、上诉等程序上并无二致,故应按一般民事案件的审限处理,即普通程序6个月,简易程序3个月。

四、第三人撤销之诉效果

第三人撤销后,原生效裁判何去何从?已经履行的生效裁判如何处理?现行民事诉讼法第56条规定第三人撤销诉讼经审理,可以改变或撤销原裁判,也可以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可以得出结论,第三人撤销诉讼的目的是改变或者撤销原生效裁判案件已经确定的判决、裁定及调解书,使原审判决与己不利之处从法律意义上消灭或变更,因属形成之诉,一经生效判决,便产生权利义务关系的变更或消灭。因此,如果第三人撤销之诉原告胜诉,则会发生相应的法律后果,包括:对于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原告来说,原案生效裁判被撤销或变更的部分对其不再发生效力确同时,原案生效裁判的的胜诉当事人,不能再主张其原生效裁判中已被撤销或变更部分的权利,败诉方也不再履行该义务,即原案当事人之间的相关的权利义务亦不再履行,若已履行,可以执行回转的应当执行回转,若无法执行回转的,可以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对因原审裁判履行后再善意取得的第三人,因法律保护善意第三人制度,该第三人的利益不应因为第三人撤销诉讼之案的结果而受到影响,同样,若该第三人因为自身利益的因素,主动要求回转,也应该考虑交易安全和其相对方的意思自治原则,若相对方不愿回转,则不应支持。同时,如果在撤销诉讼审理中发现原案当事人存在恶意串通诉讼的情形,应当依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对当事人处以拘留、罚款等措施。有观点认为。如果第三人撤销诉讼的原告败诉,为了显示生效裁判的权威性和稳定性,也应予以处罚,我认为不妥。应审慎对待,如果此案原告是恶意无理起诉,且对他人利益造成了损害时,可以依据民事诉讼法规定采取处罚措施,否则,应保护当事人的合法诉权不受干扰。

第三人撤销诉讼中,如果原案生效裁判被全部或部分撤销,那么原案是否应属错案。民事错案的研究,因为涉及到法院在再审、第三人撤销诉讼和其他案件中的主动纠错积极性,对是否民事错案予以较为清晰界定,具有重大的意义。所谓民事错案是指法院在审理民事纠纷时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而造成对案件的错误判决或裁定[]。民事错案的界定难,是因为其成因复杂,有的生效裁判被撤销是因为当事人举证或其他诉讼消极因素导致,有的是因为不同法官行使自由裁量权的差异,还有的是不同法官对证据、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等认识不同所造成,因此对被撤销的不能一概而论,但有些原因往往难以准确界定,造成民事错案的界定困难,较为流行的观点认为,错案界定标准是法官有否存在故意或过失的违反事实、法律的情形,也有观点认为应当增加是否明显的违反逻辑这一条。但从实务角度看,除了要考察是否因故意或过失而违反事实和法律作出不当裁判,还应考察审判人员是否应当承担责任。审判人员不应承担责任的案件,不应作为错案,应为错案制度是专门指向追究审判人员责任的,离开审判人员责任谈错案没有必要。至于错案追责的固定,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人民法院审判人员违反审判责任追究办法》中的第14条规定: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错误裁判的,因过失导致裁判错误的,造成严重后果的,审判人员应该承担责任。该规定明确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错误裁判的情形,应该说,在再审案件较可能出现,而第三人撤销案中更多的可能是因过失漏掉第三人或者当事人恶意诉讼等情形而使原案被撤销,这种情形要作为错案追究,必须要严格把握两个条件,一个是案件裁判确有错误,如果是恶意诉讼,那么案件审理本身并无错误,而是当事人的欺诈行为导致案件裁判偏离公正,此时不宜追究法官错案责任,因此不能将此类案件定性为错案。另一个是造成严重后果,即使因原审法官的过失造成了原案裁判错误,但通过第三人撤销诉讼对原案裁判撤销后,相关当事人的权益并未因此而造成损失,也不宜追究原审法官的错案责任。造成严重后果,有时是因为诉讼风险所致,例如:当事人举证不能原因所造成的、对方当事人、参加诉讼的证人、鉴定人员以及其他的过错而导致的损失都属于正常的诉讼风险。如果造成严重后果的原因不是因为诉讼风险,而是法官过错的原因,则应按错案处理。



[]齐树洁:《民事上诉制度研究》,2006年法律出版社,第145

[]第三人撤销之诉的解释适用  王亚新

[] 是否是错案,还需要具体分析,但错案嫌疑确是坐实。

[] 《民事错案研究》,邹学荣,P2

来源:高坪区法院研究室
责任编辑:何晓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