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法院调研
法院能否支持债权人提前实现尚未到期的债权
  发布时间:2017-06-28 08:48:56 打印 字号: | |
  社会生活中,债权与债务伴随着人们的日常生活,而与债权的实现密切相关的即是债的履行期限。现实中,大部分债务均设定有履行期,对于履行期限,债权人和债务人均应遵循。债务人应在履行期内履行债务,否则,履行期届满后,债权人可借助国家公权的介入,诉请法院支持其实现债权。但在经济交往中,风险与交易并存,有交易即有风险,随着社会经济交往的日益密切,交易风险与日俱增,许多债面临难以实现的风险。由此,部分债权人选择向法院主张尚未到期的债权。此时,法院应否支持债权人的诉讼请求呢?试看下两例:

【案例一】2014年4月,B因经营建材生意扩大规模向A借得50万元,双方约定借款期限为三年,利息按月息2%每月支付。借款后,B如约每月向A支付利息,但2002年6月起,B停止A支付利息。A于2002年7月诉至法院,要求判决B立即偿还借款。

【案例二】C煤炭公司长期向砖厂供应煤炭,截至2015年1月,D砖厂共欠C煤炭公司煤炭款100万元。双方约定D砖厂于2015年12月31日前向C煤炭公司付清煤炭欠款。嗣后,受市场行情等诸多因素影响,D砖厂的经营日益困难。至2015年6月,D砖厂已债务缠身,被卷入多起诉讼,众多财产被法院查封,法定代表人下落不明,并已停产歇业。2015年8月,C煤炭公司诉至法院,请求D砖厂立即支付煤炭款。

对此,主要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债务履行期限不仅是对债务人履行义务的督促,也是对债权人行使权利的限制,双方均应严格按照履行期限行使权力和履行义务。没有到期的债权仅是一种利益期待,尚不具备受偿的现实可能性。除非当事人有事先约定或重新协商一致,否则债权人不可提前收回债权,故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第二种观点认为,债务人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前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义务的,已构成预期违约,债权人可选择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要求债务人承担违约责任。此时,为保护交易安全。法院应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分析以上两种观点,均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笔者认为,对于未到期的债务,应根据具体情况确定是否支持债权人提前实现未到期的债权,并试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

一、从债本身的原理上分析。依照法定或约定,一方享有请求另一方为一定行为的权利(包含作为与不作为),另一方同时负有相应为一定行为的义务,双方之间这一种特定的关系即为债。如德国著名法学家拉德布鲁赫所言,债的发生就是为了死亡。换言之,债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债的实现,若完全不可能实现即不能称之为债。请求性和可实现性是债最基本的两个法律特征,这两个特征从债产生时起便具备了,并最终随债的消灭才得以消灭。债的请求性不仅限于债权人向债务人请求履行债务,亦包括向司法机关请求公权力的干预。与之相通,其请求性不仅存在于履行期届满后,亦应存在于债务履行期内。当然,履行期内的请求性最终能否转化为债的实现应另当别论。同时,债的可实现性不仅包括债务人主动履行债务以实现债,亦包括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以实现债,还包括债权人向法院起诉和申请执行等方式以实现债。现实中,尽管许多债经法院穷尽所有的执行措施仍不能实现,但除债务人死亡又无遗产和义务承担人等法定情形外,债仍具有理论上的可实现性。如法院可因被执行人暂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而终结本次执行,但此时并非是终结债本身,更不是终结债的可实现性。由此,若法院对债权人提前实现债一概不予支持,则有悖于债的请求性和可实现性,不符合债的基本原理。

二、从债法原理上分析。债权是各民事主体最基本的权利之一,一般具有财产属性(不作为等内容的债不具有财产属性),或最终可以通过特定的财产加以量化评价。在特定条件下,对某些人身权和物权的保护最终也要通过其派生出债权方能实现。债的产生主要来源于当事人的约定和法律的直接规定。前者如合同之债,后者如侵权之债、无因管理之债等。从与债相关的法律来看,避免风险和弥补损失是债法立法的出发点和基本原理,亦是债法最主要的两大功能。前者如合同法中的不安抗辩权和同时履行抗辩权等,后者如合同法的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法的损害赔偿等。由此,梳理债法原理,若法院对债权人提前收回债权概不支持,将不利于避免风险和弥补损失,有违债法原理。

三、从法律可行性方面分析。因为债产生原因的多元化,法律无法对所有债履行期的效力进行统一规定,相应的规定散见于各单行法律或司法解释中。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条 “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支付价款”、第二百二十六条 “承租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支付租金”;又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二十一条“公民之间的借贷,双方对返还期限有约定的,一般应按约定处理,……”等等。梳理对履行期限效力的规定,可以得出履行期限对债权人和债务人均具有约束力,双方均应遵守。但法律关于履行期限的规定亦非绝对性和排他性的规定。换言之,法律并未完全禁止债权人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前实现债权。同时,有的单行法律更允许和鼓励债权人实现未到期的债权。如《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六条明确规定未到期的债权,在破产申请受理时视为到期。又如《合同法》第九十四条关于债权人法定合同解除权的规定。合同解除后,债权人即可根据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的规定实现尚未到期的债权。又如依照合同法第一百零八条关于逾期违约的规定,债权人亦可实现未到期的债权。由此,债权人主张未到期的债权不违反法律规定,具有法律上的可行性。

四、法院支持债权人实现未到期债权的裁判要旨。一般情况下,相比到期债权,未到期的债权还不是现实完整的债权,尚不具备实现债权的现实可能性,而是一种对将来的利益期待,这也是未到期债最主要的法律特征。由此,当债权人向法院主张实现未到期的债权时,法院必须严格审查。否则,将导致债权人滥用诉讼权利,不利于市场交易的风险平衡,更会损害债务人的权益。债权已受到足以导致将来不能受偿的现实性和紧迫性的高度危险是衡量债权人能否提前实现未到期债权的主要标准。现实性即已经有危害债权实现的法律事实客观存在,而不能是可能存在的事实和将来可能发生的事实。紧迫性即债权人若不提前主张债权,则有可能导致将来不能受偿。高度危险即是必须达到足以导致债权人债权不能实现的严重程度,而非一般的风险。由此,债权人仅能在特定条件下实现未到期的债权。无论债权人是基于合同法规定的合同法定解除权还是预期违约等为由,除债务人以明示的方式方式表示自己将来不会履行债务外,对于债务人默示的其他方式表示自己将来不会履行债务时,对于前述现实性和紧迫性高度危险,债权人必须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实。换言之,支持债权人实现未到期的债权仅是例外,并非裁判常态。

   回到本文开头的案例,例1中,B仅是未按期支付利息,其债权尚未受到将来不能受偿的现实性和紧迫性危害。若A不能提供充足的证据证实B已明确表示不会履行债务,或B为故意逃避对其债务并转移财产等其他足以导致其债权将来不能实现的法律事实已经发生,则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例2中,B公司已停产停业,法定代表人下落不明,并卷入多起诉讼,众多财产被查封,并已停产歇业。B公司已通过默示的方式表示自己不会履行债务,并足以致A公司的债权到期后不能受偿的现实性和紧迫性高度风险,故法院应支持A公司提前收回货款的诉讼请求。
责任编辑:gpfy